螺丝钉精神

2021-11-28 10:33:47 作者:螺丝钉精神

  螺丝钉精神来自螺丝钉精神

真正不习惯的,恐怕只有这风暴中心的主子吧。虽然其中也有皇帝尝试着与容舒玄聊天,但他都是一副不冷不淡的模样,久而久之,他们也不再好说什么了。

因此,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无论公务有多么繁忙,只要到了指定的时间,裴谦就会匆匆别过诸位大臣,随即往二皇子府赶去。

容舒玄与裴天宇懒洋洋的聊了几句,也不再多说什么,目光都聚集在了屏幕上。

许多大臣们也是如此,如今瞧见了二皇子这般顾家,心中想起自己的举止,都羞愧不已。这不,瞧起来,无论怎么看,两个人的关系都好太多了。

至少人家天离国皇帝,在容皇帝面前所说的话,可真真是排上了号。

否则,又如何会引得六皇子对她如此宠爱呢?这天离国的六皇子,即便当初毁了容瘸了腿,但也是个眼高于顶的主。

一时之间,也全都恍然大悟,露出了善意的笑声。她昼夜颠倒,晚上非得让人陪着玩儿,要陪着玩儿也就算了,还非得是自家的亲爹陪着,她才愿意。

这一看,心下又忍不住感叹,这天离国的丞相,当真是生了个好女儿。

这一切,还得感谢他们的二皇子。

有一天夜里,裴谦忙着处理朝中的事情,回来得晚了一些,这下好了,没有爹爹陪自己玩,裴语笑哭得撕心裂肺。

天地良心,他们就算跟自己过不去,也不敢跟东霂国的人过不去哪!

因此,那些皇帝一个个的老老实实收回了自己的目光,眼观鼻鼻观心,都盯着大屏幕看。

裴语笑如今已经几个月大了,一点儿也不像一开始一般安安静静,一声不吭的,见人就笑。

他们依稀记得,以前的二皇子,不是这个模样的呀。

虽然自始至终,天离国皇帝都并未说过什么,但他们这些叱咤风云多年的老狐狸,自然能够隐约感觉到一丝不一样的地方。

因此,早在许多天以前,他便自告奋勇,晚上要亲自照顾笑笑,让风惜画能够早些休息,不必夜夜都要起来。

这可不是他们能够嫉妒来的。除了这位和玥郡主以外,六皇子身边唯一的女子,恐怕也只有自己的妹妹羽墨公主了。可不是什么女子,都能够入了他的眼。

因此在那一瞬间,他甚至有些嫌恶自己,为了因着公务,这般晚都没有回家。

裴天宇并未让裴谦参加国土争霸赛,心想他心中难免会有一丝怨气,正巧自己手上的事情,也需要有人代为处理,自然,这顺理成章,便是裴谦了。

既然如此,也莫要在容皇帝面前表现得太过无礼了,若是不能攀上这棵大树,至少,也不能让这棵大树嫉恨他们吧?

这些事情,对于这些皇帝来说,心里还是有数的。

看来,家庭果然会让一个男人变得不一样。

如今的二皇子,居然天色刚刚暗下来,就已经离去了。

若是有心人仔细查看,也许会发现,苏晚卿的双眸,与上官流霜的双眸,无比的相似。更何况,此次二皇子,不也没有出现在国土争霸赛中吗?

这是不是变相的说明,原本最被看好的二皇子殿下,在不知不觉之中,已经失了宠呢?

这会儿,二皇子府内,正上演着鸡飞狗跳的一幕。

毕竟当今皇帝不在宫中,少不得许多事情,需要交由旁人处理。裴语笑是白天睡觉,晚上闹腾的类型。

因此,裴谦见到的,便是自己的妻女,都顶着红彤彤的眼睛,如同兔子一般,眨巴眨巴的盯着他看。

毕竟风惜画的身子还是有些虚弱,她当初的身子骨便不是十分的好,如今虽平安生下了孩子,但耗的心力也不少,这会儿二皇子府里,还请了专门的婆子照顾着。虽然她白天也很爱笑,但这前提都得是她已经吃饱喝足的情况下,才愿意冲你笑。

他怀里的襁褓中,此刻睡得正香甜的人儿,可不正是他的宝贝闺女,二皇子府最近闹得鸡飞狗跳的“罪魁祸首”:裴语笑嘛。

这可把她亲爹给折腾坏了。加上妻子哄了半天女儿,都哄不停,她心疼不已,连带着自己的眼眶,也红了。

或者存心,想要跟东霂国过不去。

但裴谦哪里知道,他的父皇,不过是为了稳住他的心神,而又急着去参加国土争霸赛,这才将手里的事情抛给了裴谦。

更何况这么多年,他们也的确没有听说过,有哪个女子出现在裴修的身旁,更别提陪伴他了。

可谓是任女儿挑选。但没想到,自己的父皇这般信任他,这么快差事就来了,而且,还是如此重要的差事。又担心自己的力气使得不够,待会儿若是将她不小心摔了,那自己可真的要疯掉了。

等裴谦回来的时候,裴语笑窝在自家娘亲的怀里,一张小脸哭得通红,泪珠子一串串的往下掉,哭得一抽一抽的,还禁不住的打起了嗝儿。

有绝美的娇妻,漂亮可爱的小公主。虽说是鸡飞狗跳的,但每日都固定着要上演这一幕,他们这些做奴才的,也都已经习惯了。

但真要说起来,这也是一种幸福。

如果裴谦知道,恐怕自己心里已经哭死了。

届时,只留下一群面面相觑,有些瞠目结舌的大臣们。

那段时日,恐怕是天离国大臣们家庭最和谐的一段时间了。而这个担子,便落在了裴谦的头上。

他们也不是这般不识趣的人。

否则,也不会哭的如此的凄惨了。

自己最重要的两个女人都顶着一张可怜兮兮的脸蛋,裴谦自然是心疼得不得了。

女儿哭就算了,怎么画儿也哭起来了。

风惜画虽然已经结束了坐月子,但身子尚且还未完全恢复,裴谦心中怜惜她,对女儿笑笑也是极尽宠爱。

裴谦此刻的确正处在“风暴中心”,他一张俊脸依旧如初,但若仔细看去,便能够发现,他的眼睑下多了两圈明显的乌黑,这一看便能瞧出来,这些日子,他可都睡得不好。

这会儿,裴谦这苦着一张俊脸,小心翼翼的抱着怀里的小祖宗,生怕使得劲儿太大了,弄疼了她。即便隔着一层薄薄的面纱,也能够感受到,这位和玥郡主的容貌,究竟有多么的惊为天人了。即便是二皇子,也并不例外呀。

宫门旁守着的婢女侍卫,这会儿也都已经见怪不怪了。

一时之间,许多大臣下了朝,也都往家里赶去。

除非,他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。

哼哼,裴修那臭小子,就算能够参加国土争霸赛又怎么样,父皇还将国家的重担交在他的头上呢!父皇究竟比较器重谁,这一对比,可就很明显了。

这不是摆明了,父皇很相信他嘛!

因此,在遵旨之后,裴谦心中的一丢丢不满意,很快也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。

这其中的意义,可就大不一样了。他认真做事,恨不得一天所有的时辰,都留在皇宫中,为天离国尽心尽力。

裴谦看到这一幕,心都碎了。

女儿喝奶的时候,倒是好生乖巧,但却耐不住吃饱了就想要玩。

公务繁忙又如何呢?家庭,也同样是很重要的。

虽然的确有些嫉妒天离国皇帝与东霂国皇帝关系这般亲近,但谁让人家有个如此优秀的儿媳妇,还有个如此优秀的女儿呢?

还偏偏被人家容太子给看上了。因此,他为了让风惜画不这般操劳,为着自己这个做父亲的,也能够尽快进入一个当爹的角色。

裴谦:“……”这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这还不是最紧要的,女儿吃饱了一点儿困意都没有也就算了,偏生,她的作息与旁人都不同。他明明知道,自己的女儿每天在这个时刻,都要自己陪着她玩。更何况,自己的宝贝女儿都哭得打嗝了,天晓得在他没有回来之前,裴语笑究竟哭了多久!

光是想一想,裴谦就感觉自己的女儿,实在是太可怜了。不管如何,从这件事情看来,这六皇子,的确是个重情重义之人。



毕竟,可不是每个人,都享有这般幸福的家庭。

若是换了旁人,裴语笑哭得那叫一个呼天抢地,令人咂舌。

如今,他的腿又已经治好了,天离国未来的事情,可就说不清了。

真要说起来,这琴瑟和鸣,当真与容皇帝和上官流霜的感情有些许相似呀。

但裴谦还未高兴几天,自家的女儿就开始“搞事”了。

所幸笑笑并非非得喝母乳,她有好几个奶妈子,自然都是裴谦担心闺女一开始断了娘亲的奶,喝奶妈子的奶喝不惯,这才给她找了好几个。但因着苏晚卿的容貌也不过匆匆的一闪而过,更何况,许多人的心思,此刻都放在了容舒玄的身上,加之方才容舒玄的震慑,也无人敢再将目光停留在上官流霜的身上。

若换做是他们,他们恐怕也会沉浸其中,忘却周遭的一切。

这究竟,是怎么回事!

有心人知道了二皇子府里的事情,这才知道,原来是他们的小公主,得自己的爹爹陪着才不会哭闹。

裴谦原本因着被裴修坑了一把,无法参加国土争霸赛,心中确实郁闷不已。

若是因着公务,而屡屡忘记家庭,那可真是罪过了。里面,这会儿显现出了苏晚卿绝美的面庞螺丝钉精神

  

    标签:

    上一篇 :下一篇 :